当前位置:江西台耀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情感揭秘女星裸替生存 卖肉上位甘心被潜规则【图】
揭秘女星裸替生存 卖肉上位甘心被潜规则【图】
2022-09-23

偶尔在电影里会看到些一闪而过的裸体镜头,明星们总是欲说还休半遮半掩,于是“裸替”成为一阵风潮。专业的裸体 替身,简称“裸替”,就如《夜宴》中章子怡的替身邵小珊、《周渔的火车》中巩俐的替身 周显欣。全国大概有近两千人在从事这个职业,似乎仅有邵小珊和周显欣出了名。隐身在明星光环背后的她们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生活?

话说也不管有没有意义,现在的电影都喜欢搞点“裸”的噱头出来。大概是从《色·戒》开始,劈头盖脸就是汤唯和梁朝伟的激情床戏,虽然明明我们这些观众在电影院里无法看到这些镜头,但为了高票房,制片方和演员们还是乐此不疲。

偶尔在电影里会看到些一闪而过的裸体镜头,明星们总是欲说还休半遮半掩,于是“裸替”这个词就伴随着这种现象成为一阵风潮。

借此机会,让我们盘点那些躲在明星背后默默奉献出青春的美丽女孩们以及她们不为人知的艰辛生活。

许多明星拍摄暴露镜头都选择由裸替来完成

明星们在出演激情戏中,有些为追求影片的效果,勇敢豪放亲自上阵,但是也有许多明星面对这种暴露的镜头或害羞或恐惧从而选择了由裸替来完成。

专业的裸体替身,简称“裸替”,就如《夜宴》中章子怡的替身邵小珊、《周渔的火车》中巩俐的替身周显欣。全国大概有近两千人在从事这个职业,似乎仅有邵小珊和周显欣出了名。隐身在明星光环背后的她们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生活?

裸替身材要求不比明星低

虽然只是明星的替身,但对于裸替身材的要求,却一点也不比明星低。

女性身高要在162厘米到168厘米之间,身材匀称,不高不胖,不矮不瘦,三围标准绝对讲究黄金比例,身材稍微走样、比例不好都会被淘汰。

做裸替的很多都是平面模特或是学跳舞的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身形得像某些大牌女星,且肢体表演欲望要强。所以,做裸替的很多都是平面模特,或是学跳舞的。

裸替也有男性,只是男裸替的标准没有女裸替那么严。男裸替更多的工作是完成一些激情戏,而对象也是女裸替。

裸替中的许多人都甘心被潜规则

裸替也有男性,只是男裸替的标准没有女裸替那么严。男裸替更多的工作是完成一些激情戏,而对象也是女裸替。

“做这行被吃豆腐是家常便饭。”但为了抓住获得主演的机会,裸替中的许多人都甘心被潜规则。

裸替究竟能赚多少钱?

裸替究竟能赚多少钱?做普通替身一天最高200元,做裸替一次2000元,这是最低价。

尺度大的,一场能拿到2万元的报酬,但和专业演员片酬不同的是,如果所拍的内容最终被导演剪掉,那裸替们就一分钱也拿不到。

章子怡裸替邵小珊

作为影视圈的特殊群体,“裸替”的付出和收获并非能够成正比,纵然是有优厚的待遇,却也只能沉入瓮底,难得有出头之日。

邵小珊是个例外,因为她是章子怡在《夜宴》中的“裸替”。人红就要有代价,“裸替”这事都不能算是一盘菜,充其量只能算盐花。

裸替中最为风光的当属在《夜宴》中为章子怡替身的邵小珊,这位曾经做过记者的女星主动爆料自己就是章子怡的裸替。

章子怡《夜宴》三个镜头由裸替邵小珊完成

《夜宴》中章子怡有三个香艳情节:沐浴前的全裸背影、葛优按摩时的裸背、葛优将手伸入章子怡衣服内。三个镜头均由裸替邵小珊完成,她也因此一夜成名。

章子怡《夜宴》沐浴前的全裸背影由裸替邵小珊完成

给葛大爷推油的也不是章子怡,那个在电影中根本消失的光屁股镜头也不是章子怡……当然了,冯导信誓旦旦地说章子怡为他脱了,最后谎言被拆穿搞得冯导也很下不来台。

《红河》中阿桃洗澡的背影由裸替出演

网上盛传的《红河》在柏林公映版本的截屏。剧照中有一张是张静初的背部全裸照,张静初背对着门洗澡,站在卫生间洗澡,双手正在打理披散的长发,从半开的门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裸体。

张静初《红河》背部全裸照由裸替出演

张静初主演《红河》在云南举行了全球首映式,对于之前热炒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张静初到底用没用“裸替”这个问题也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据悉,剧组从20多个越南女孩当中找了一个最接近张静初身材的阿桃(张静初饰演)洗澡的一个背影。

张静初的裸替是一名越南女孩

当初在宣传《红河》的时候,张静初对这个裸替的问题遮遮掩掩,但是到最后她还是主动承认了用的裸替,看来女星对“裸”这个话题还是比较避讳的。

《画皮》全裸背影由周迅裸替完成

在《画皮》中有一段周迅饰演的狐妖小唯要被验明正身,全裸的背影出现在镜头前,这是由裸替“黄蓉会武功”完成的。“黄蓉会武功”表示向往邵小珊一夜成名的经历。

陈坤《画皮》中裸戏由裸替黄月宝出演

《画皮》上映后,黄月宝只在影片中看到自己的一个镜头:“有些遗憾,但是我很知足了,毕竟片尾有我的署名。”对于出演裸替,黄月宝称他女朋友并不反对,“因为工作的原因,她很支持我。”黄月宝还称这次演陈坤的裸替,导演给了他一个五位数的红包。

周迅裸戏由裸替出演

说真的,你在《画皮1》里看见周迅大尺度脱衣了吗?没有!用裸替炒作,到最后这个“裸”的镜头根本不会出现在成片里,而裸替姑娘就真的是白脱了。

巩俐裸替周显欣

巩俐是周显欣的校友师姐,在《周渔的火车》中周显欣是巩俐的裸替。

巩俐裸替周显欣

周显欣在广州为《高考1977》宣传时坦言对出演类似《色·戒》的电影,尺度不是问题,关键还是要做一个好演员。

韩雪《大镇反》背部全裸的镜头由替身拍摄

一直以乖乖女形象示人的韩雪电视连续剧《大镇反》中颠覆性地出演了剧中的风尘女子一角。剧中竟然也出现了韩雪背部全裸的镜头。在片花出来后,并不知情的韩雪吓得赶紧向制片方提出抗议,并在博客上发表正式声明,“背部全裸的镜头,那是替身拍摄的。郑重声明,那个完全不是我本人,我也没有授权任何人以替身方式出演这样的戏份。

韩雪《大镇反》背部全裸的镜头由替身拍摄

一直以乖乖女形象示人的韩雪电视连续剧《大镇反》中颠覆性地出演了剧中的风尘女子一角。剧中竟然也出现了韩雪背部全裸的镜头。在片花出来后,并不知情的韩雪吓得赶紧向制片方提出抗议,并在博客上发表正式声明,“背部全裸的镜头,那是替身拍摄的。郑重声明,那个完全不是我本人,我也没有授权任何人以替身方式出演这样的戏份。

大S激情裸戏由裸替完成

大S在《大武生》中与韩庚和吴尊都有激情戏,而汪小菲认识导演高晓松,他曾多次找到高晓松要求他关照老婆大S。当得知大S有激情裸戏后,更是强烈要求高晓松一定要用“裸替”,高晓松则部分满足了他的要求。

甘露被传曾做过范冰冰的裸替

网友曝光当年范冰冰的裸替,配图正是《我是特种兵之火凤凰》中“唐笑笑”的扮演者甘露。

甘露被传曾做过范冰冰的裸替

爆料者称,甘露和邵小珊周显欣一样,如今她踏入娱乐圈发展,在做了范冰冰裸替后,继续完成了学业,目前已签在国内不错的一家经纪公司。

李小璐《天浴》露点戏份均由裸替完成

《天浴》中的“裸戏风波”缠绕李小璐多年,李小璐当时拍时还是未成年少女,合约里写着不能有暴露镜头,但上映影片里有洗澡、床上戏和裸戏镜头,不过片中所有露点戏份均是裸替完成的。

李小璐《天浴》裸露场景由裸替完成

因为李小璐当时未成年,而且这部电影因为题材太敏感也没有在内地上映。所以李小璐接受内地媒体采访的时候对当年的裸替事件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与宣传。

萱宸自曝是江一燕裸替,上图萱宸,下图江一燕。

在电影《四大名捕》中,一群女子在“澡堂”袒露相见,江一燕裸身沐浴露出背部的镜头香艳无比,其拒用裸替亲自上阵的新闻也曾见诸报端。

《流星蝴蝶剑》王艳背部全裸情景由裸替完成

羽庭曾当过天心、梁洛施、陈意涵的裸替

羽庭,有“裸替女王”、“替身女王”之称,曾当过天心、梁洛施、陈意涵的“裸替”。

羽庭曾当过天心、梁洛施、陈意涵的裸替

羽庭表示先前充当陈意涵替身,被骗全裸入镜,只好正式进军演艺圈。

蒋丽莎陷胸替传闻

网传张柏芝的胸替是陈浩民的妻子蒋丽莎,陈浩民为蒋丽莎胸替传闻一事发飙并称这些人太无耻。

米雪三级片裸露镜头由替身演出

米雪凭《家好月圆》获得TVB视后,当年旧作也遭到“翻炒”。网上流传一辑疑似米雪全裸拍摄的三级片的剧照。米雪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自己拍过该片,但裸露镜头却是替身演出。对于过往经历,米雪并不介意:“那个年代的戏是那样的,我还有几部都是那样。

关之琳湿身露点戏份由裸替出演

关之琳早在1995年的《夏日福星》就曾湿身露点,效果与章子怡在《卧虎藏龙》中的镜头相仿。1998年拍《血衣天使》,有场在车上被歹徒强暴的戏。片商为增加噱头,特地请来裸替为关之琳出演。由于替得太过明显,观众一看便知是假,所以也没引起多大轰动,关之琳自然也无所谓。

艳星也有裸替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香江电影蓬勃发展,拍摄了很多迎合市民趣味的风月片,由此衍生出不少艳星,常常在银幕上宽衣解带。不过,在众多“艳星”当中,胡锦和恬妮似乎有点浪得虚名,胡锦在《大军阀》、《金瓶双艳》,恬妮在《天涯明月刀》等戏中的裸体,都是由替身完成的。

白静激情片段由裸替完成

电影《走着瞧》在宣传中宣称的残忍镜头以及令人关注的文章与白静的激情片段,虽然在电影中转瞬即逝,但却给观众留下想象与争论。

白静激情片段由裸替完成

不过,有网友为了弥补遗憾,在论坛上贴出了《走着瞧》此前被删减的剧照,包括文章与白静裸替的激情片段,让人大开眼界。导演认为没有必要为这么一小段戏“让白静在镜头前露屁股”,所以裸替就进了剧组。

章子怡的裸替邵小珊曝出内幕,做演员难,做女演员更难,女演员想要出名则难上加难,这是我在这个圈子打拼9年的深切感悟。我总结了一下,女演员想要成为大明星,有几种途径:一是出身豪门或权贵,依靠父母的人脉或者金钱权势取得上镜出名机会;二是嫁个有钱人,让老公投资影片,自己做主角,自己把自己捧红;三是嫁给大导演,依靠老公的才能将自己捧红;四是自己天生就是个演员,演技好得没话说,形象气质极佳,观众缘又好,成名是情理之中的事。

如果单纯是一个平凡的女孩,没有任何出身背景,只是怀有成为明星的梦想,想要进入演艺圈,成为一个演员,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要说想在演艺圈立足站稳、成就一番事业了。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女孩,她们一般都有着漂亮的面孔,姣好的身材,有的甚至还有不错的演技,在演艺圈摸爬滚打了一阵,就连演艺圈的门道都还没有摸清。为什么?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们缺少背景,没有电影公司、制片商、导演愿意挖掘她们。这种普通女孩如果气节高贵,不愿意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恐怕一辈子都成不了明星。这不是我夸大其词、危言耸听,要肆意揉碎女孩们那炙热醇厚的明星梦,要知道,我自己也曾经是做梦的女孩啊,我只是简单地把我看到的娱乐圈真实复杂的一面呈现出来。尽管这种真实是残酷的,很多女孩也许还没有具备接受这种残酷现实的心理承受能力,但是就算我不说,别的了解娱乐圈的人迟早也会谈及的。

我不说娱乐圈是堕落的,因为娱乐圈的种种罪恶别的行业也存在,我只觉得娱乐圈在迷失方向,在名利与权势面前丧失了自己的责任和角色。这种迷失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这才是最可怕的。9年来,我的种种经历就悲哀地证明了这一点:当圈内人对各种怪事见怪不怪时,娱乐圈就已经异化了。

2002年,我被一个台湾导演选定出演一部青春偶像电视剧的女一号,这是一部以爱情为题材的电视,与我演对手戏的是演员宁静的亲弟弟,我和他1998年就认识了,也是好朋友。这次有机会在这个电视剧里饰演情侣,两人都乐坏了。后来得知这部戏是大陆投资的,制片人来头不小,整天开着一辆“大奔”呼啸而来,牛气冲天。

怪这年头,无论是做菜的还是做爱的,放心的肉是越来越少了;无论是婴儿喝的还是成人摸的,放心的奶是越来越少了;无论是家禽下的还是男人挂的,放心的蛋是越来越少了;无论是饲养的还是应召的,放心的鸡是越来越少了。

拍摄的时候,我和剧中扮演女二号的演员住在一个房间。我和她也有几面之缘,知道她以前在冯小刚的工作室呆过一段时间,后来又到中戏学习表演去了,从此就由幕后走到了台前。试镜后,我们的关系还不错,现在又住在一块,自然而然也就成了朋友。第一天的戏拍完后,我们俩人都累得不行,回到房间准备洗漱一下就休息。晚上11点多的时候,她突然接到制片人的电话,要她马上到制片人房间去一趟。我们俩都挺纳闷的,因为我们俩谁都跟他不熟,这么个大半夜的,制片人还有什么事情呢?难道不能等到明天再说吗?可他毕竟是制片人,大人物得罪不起,不能不去啊,先得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她带着疑惑走了。过了二十几分钟,她回来了,闷闷不乐的,表情很奇怪,我和她说话她也不搭理。我凑到她跟前,发现她的眼圈红红的。我慌了,赶紧问她怎么回事。她就是不说,情绪极其低落,一屁股坐在床上,眼泪看着就要掉出来了。我抓着她的胳膊摇晃了半天,说道:“有什么事情啊?你倒是说话啊,我们俩都是朋友了,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说呢?你不要吓我啊。”她哽咽着告诉我:“小珊,刚才我一进制片人的房间,他就跟我说他很喜欢我,说今天晚上要睡我,明天他就把你的角色换下来让我演。”我一听,傻眼了,感觉特别的尴尬,本能地问了一句:“那你同意了?”她说:“没有啊。”我了解这女孩,即使我不是她的朋友,她不认识我,她同样也不会干这样的事情,她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我们都没有料到的,弄得我措手不及。我感到很难堪,她也觉得很别扭,那天晚上两人都没有睡好。

到了第二天,两人还是感觉不好意思。我在心里琢磨,这个戏还怎么拍下去啊。那个色鬼制片人,弄得我们俩女孩不尴不尬,自己却当任何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什么人哪!说来也巧,就在我为难的时候,《煎炸三宝》剧组给我来电话了,要我去那边试镜。同时《大汉巾帼》的剧组也通知我,说《大汉巾帼》已经选定我担当戏中女间谍的角色,而且剧组都在河北涿州影视基地。这样一来,我毅然决定离开这个令我尴尬的剧组,逃也似地奔赴涿州,跨组去拍摄《煎炸三宝》和《大汉巾帼》。一个多月过去后,我出色地完成了这两部大戏回到了家里。

在整理服装时,发现自己有一条裙子落在以前那个剧组(很多剧组是由演员自己准备戏中服装的),于是跑回剧组去拿裙子。到剧组后才知道,制片人选了自己的情人顶替了我的角色。据剧组的工作人员透露,他的这个情人,长得巨丑无比,还不会演戏,一点业绩都没有,一场戏不知道要被导演NG多少次,导演被她折腾得没有了创作欲望,差点就要拒拍了(要知道导演选定的演员就是他心中的角色,制片人随便更换演员根本就不尊重导演,导演当然没有创作激情了)。全组其它演员干着也都觉得没劲,不知道这戏拍出来谁会看。说来也邪门,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部戏拍完后,一直就没播放。

摘自:邵小珊 著 《章子怡“裸替”自白:我把青春献给谁》 华文出版社 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