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江西台耀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母真的不知道王熙凤夫妇在算计自己吗?
红楼梦中贾母真的不知道王熙凤夫妇在算计自己吗?
2022-09-19

贾母,又称史老太君,贾府的最高权位者。以上问题趣历史小编将在下文为大家一一揭晓。

细按《红楼梦》一书,其思想深度在于揭露了“好事多魔,万境皆空”的宇宙真相,纵居高位,遍揽金银,终究逃不过“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下场,亦如陈建斌导演电影《第十一回》屁哥的那句经典台词:人活了一辈子,到最后就剩了一张纸(死亡证明),还是复印的。

《红楼梦》的悲剧基调便由此开始,金陵四大家族分别是贾、王、薛、史,合起来谐音便是家亡血史。自红楼开篇,曹雪芹便以一双冷峻之眼,窥探四大家族的衰败,其中尤以宁荣两府之贾家的衰败为刻画重点,各个细节埋伏其中:

第2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冷子兴一介古董商人,却能一眼看出贾家表面的繁华下,掩藏着大厦将倾的危机:

子兴叹道:“如今这荣国两门也都萧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第2回

第13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秦可卿去世前夜,曾给王熙凤托梦,句句叮嘱皆是醒世名言:眼下虽是烈火烹油,繁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此时若不早为虑后,临期只恐后悔无益矣。

荣国府的衰败最早体现在财务上,立足全局来看,贾家前期还能勉强维持国公府的面子,后期便陡然衰落。譬如第16回元春被封为“贤德妃”,荣国府倾尽几百万两银子,修建了省亲别墅(即大观园),此种热闹,都是用钱砸出来的。

可到了后期,贾府经济上的弊病越来越明显,细心的读者会发现,越到后期,《红楼梦》对“钱”的描写就越多,因为经济上的衰败已然掩盖不住了。

于是乎,第75回宁国府尤氏来荣国府做客,期间吃饭,因上等的红稻米不够,只能给尤氏添下人吃的白梗米饭,贾母见之询问,鸳鸯一语道破:如今都是可着头做帽子了,要一点儿富余也不能的;

第77回,王熙凤因素日操劳,生病卧床,王夫人没了管家臂膀,登时着急起来,各处搜寻人参帮凤姐调养身体,可翻遍整个荣国府却找不到一根完整的人参,好不容易从贾母处要来一根,却年代太陈,早已没了药力,最后只能委托宝钗帮忙,去外面市面上购买人参;

最有意思的是书中有两处值得类比之事,且看第53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彼时传来“王熙凤算计贾母私库”的传闻:

贾蓉又笑向贾珍道:“果真那府里穷了。前儿我听见凤姑娘和鸳鸯悄悄商议,要偷出老太太的东西去当银子呢。”贾珍笑道:“那又是你凤姑娘的鬼!哪里就穷到如此?她必定是见去路太多了,实在赔得很了,不知又要省哪一项的钱,先设此法,使人知道,说穷到如此了。我心里却有一个算盘,还不至于如此田地。”——第53回

曹雪芹写贾家的衰落秉承了循序渐进的原则,此回传来王熙凤偷盗贾母财物的“传说”,其他人皆信以为真,唯有贾家族长贾珍眼光毒辣,一眼看出王熙凤只是想要采取一些节省的措施,恐怕无人信服,故而提前放出这样的信息,以便为后来的节省政策减少阻力,此时王熙凤算计贾母,乃是虚事;

可随着情节的推进,到了第72回,琏、凤夫妇两人已经开始真的“算计”贾母了,他们联合贾母的贴身丫环鸳鸯,想要弄出几箱子贾母的私人财物拿出去变卖,以堵上贾府官中财务的缺口:

贾琏忙也立身回道:“好姐姐,再坐一坐,兄弟还有事相求......说不得姐姐担个不是,暂且把老太太查不着的金银两样家伙,偷着运出一箱子来,暂押千数两银子,腾挪过去。不上半年的光景,银子来了,我就赎了交还,断不能叫姐姐落下不是。”鸳鸯听了,笑道:“你倒会变法儿,亏你怎么想了!”——第72回

仅隔了18回,“虚”变成了“实”,曾经“偷贾母财物”的舆论策略,俨然变成了现实,曹公一步一步向读者展示贾家的衰败之象。

而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王熙凤、贾琏、鸳鸯三人的“狼狈为奸”,贾母并非不知道,恰恰相反,正是她老人家授意鸳鸯,将自己的金银家伙送去给王熙凤,这一点平儿曾直言说过:

平儿笑道:“这也无妨。鸳鸯借东西,看的是奶奶,并不为的是二爷。一则鸳鸯虽应名是她私情,其实她也是回过老太太的。老太太因怕孙女孙子多,这个也借,那个也要,到跟前撒个娇儿,和谁要去?因此只妆不知道。”——第74回

此处脂批云:奇文神文!岂世人余相得出者。前文云一箱子,若私是拿出,贾母其睡梦中人矣。盖此等事作者曾经,批者曾经,实系一写往是,非特造出,故弄新笔,究经不记不神也。鸳鸯借物一回于此便结线。

此段文字何等重要,若无平儿这一番话,凤姐便真成了狡黠之徒,贾母亦成了庸碌之辈,不知要引出多少阴谋论。

贾母为何明知王熙凤、贾琏等人算计自己的私库,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故意配合凤姐?

盖因贾母当年亦当过荣国府的管家女,故而她老人家深知管家人的不易,细细思来,贾母当年嫁进荣国府,正值国公府鼎盛时期,纵然事务繁多,终不需为钱烦忧,因为有权必有钱。

而到了王熙凤的身上,整个荣国府已经走到了悬崖尽头,贾家男丁们坐吃山空,降等袭爵的政策让荣国府逐渐远离政治中心,除非贾家能有青年才俊,通过科举进入仕途,重新振兴贾家。

可惜的是,宁荣两府男丁中皆是贾赦、贾珍、贾琏这样的好色之徒,只顾着享受,不思家族未来,只有一个贾宝玉聪明灵慧,有潜力重新振兴贾府,可他却不爱好读书,也不爱仕途,只爱沉溺在女儿堆中......

这些贾母必然是知晓的,但她无能为力,在男子本位主义下的封建社会,指望一个老太太撑起贾家,这实在是为难贾母了。

乌云盖天,必有暴雨,贾母早已了然——贾家的衰败只是时间问题,财务上的亏空亦是必然,只是苦了阿凤,故而贾母心中不忍,用自己私库暗中相助,但终究治标不治本,只是大厦将倾之前的苟延残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