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江西台耀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薛宝钗身患的热毒症到底是什么病?
红楼梦中薛宝钗身患的热毒症到底是什么病?
2022-09-19

薛宝钗虽然不像林黛玉一样常年体弱多病,但她出生的时候也是带着先天不足的。 趣历史小编整理了一下,现在给大家详细说明,快点来看看吧。

宝钗,同林黛玉并列金陵十二钗正册之首,是《红楼梦》中重要的女性角色。在众多红迷心中,她是最具有争议的女性,有的人喜欢,有的人讨厌。

每一位阅读《红楼梦》的朋友,对其中的人物,有彼此不同的喜好,这是正常的现象,也是红这本书最神奇的地方。

小白从高中时期,有幸接触《红楼梦》,十多年了,从书本、影视,一点点走进了这部四大名著之一的文学作品。虽然没有特别的见解,但多少也有点自己的体会。

今天,小白想从薛宝钗身上所具有的特殊特征,来公正地聊一聊她是一个怎样的人?这个特殊特征,就是她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热毒”。

在《红楼梦》第七回中,周瑞家的送走了来贾府打秋风的刘姥姥,便打算向王夫人复命。在从丫鬟哪里得知王夫人正在梨香院同薛姨妈聊天后,她便来到了这里。

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在贾府之中,有些体面。但显然,面对自己的主子,她还是得小心服侍着,所以,见到王夫人同薛姨妈聊得正起劲,她并不敢前去打扰。而是走到了旁边薛宝钗的房间。

在此,她们之间便有这样一段对话。

周瑞家的也忙陪笑问:“姑娘好”一面炕沿上坐了,因说:“这有两三天也没见姑娘到那边逛逛去,只怕是你宝兄弟冲撞了你不成?”

宝钗笑道:“那里的话!只因我那种病又发了两天,所以静养两日。”周瑞家的道:“正是呢,姑娘到底有什么病根儿,也该趁早儿请了大夫来,好生开个方子,认真吃几剂药,一势儿除了根才好。小小的年纪倒作下个病根也不是玩的。”

宝钗听说,便笑道:“再不要提吃药。为这病请大夫、吃药,也不知白花了多少银子钱呢。凭你什么名医仙药,从不见一点儿效。后来还亏了一个秃头和尚,说专治无名之症,因请他看了。他说我这是从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幸而我先天壮,还不相干;若吃寻常药,是不中用的。他就说了一个海上方,又给了一包末药作引,异香异气的,不知是那里弄了来的。他说发了时吃一丸就好。倒也奇怪,这倒效验些。”

周瑞家的在贾府生活了几十年,已经养成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习惯,显然,她对薛宝钗的询问和关注,不过是没话找话说罢了。

当然,这些与我们今天要说的,并没有什么联系,我们重点需要关注的,是薛宝钗的病。

从她对周瑞家的倾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她的病,是一种热毒;并且,这种热毒,还是天生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药吃了不少,但并不见效,直到有个和尚开了一个“海上方”,才有所好转。

《红楼梦》由曹雪芹所作,但并不完整,到八十回后,便是由高鹗续写。因此,在没有见到《红楼梦》完整的结局之前,我们无法得知众人的结局。也自然,如宝钗身上所带有的“热毒”,我们从原文中也很难找到答案。

好在,《红楼梦》虽然不完整,但与此同时,却留下了脂砚斋的批语。尤其在关于薛宝钗的热毒这个问题上,更是留下了两条关键的批语。这也是小白所说的三个细节中的两个。

1、脂砚斋的第一条批语,说出了薛宝钗“热毒”的表现。

我们先来看看脂批的原文:

【 “那种病”,“那”字,与前二玉“不知因何”二“又”字,皆得天成地设之体,且省却多少闲文。所谓惜字如金也。】

这段批语是什么意思?相信朋友们应该能够注意,在此,特意提到了前文二玉的细节。

为了让大家能够更好地理解,我们有必要回看一下有关“二玉”的这段文字,当然,“二玉”指的是林黛玉、贾宝玉。

在《红楼梦》第五回中,原文中有这样一段描写。

便是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亦自较别个不同,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略无参商。

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玩笑。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宝钗却浑然不觉。

那宝玉亦在孩提之间,况自天性所禀来的一片愚拙偏僻,视姊妹弟兄皆出一体,并无亲疏远近之别。其中因与黛玉同随贾母一处坐卧,故略比别个姊妹熟惯些。既熟惯,则更觉亲密;既亲密,则不免一时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

这日不知为何,他二人言语有些不合起来,黛玉又气的独在房中垂泪,宝玉又自悔言语冒撞,前去俯就,那黛玉方渐渐的回转来。

这段原文引用的比较长,但为了让大家更好地理解,并没有可以省略的地方。

这段原文其实想表达的意思也很简单,用一句话来概括:贾宝玉、林黛玉二人原本过得非常开心,只是因为薛宝钗的到来,导致了他们二人产生了不和。

我们都知道,从林黛玉的母亲去世后,六岁的她,便被贾母接近了贾府,在贾母的呵护下,同宝玉二人,亲密相处,情意深厚。

十四岁的薛宝钗,进入贾府之时,林妹妹已经在此生活了好几年。从年龄上比较,她比林妹妹大三岁,比宝玉大两岁。

按封建社会的礼仪规矩,这个年龄的宝钗显然需要注意男女之间的礼仪。因此,从这一点来看,因为她的到来,导致二玉的不和并不寻常。

而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就是,入住贾府的薛宝钗,是有意挑拨他们二人的关系的。

这也验证了批语中所说的“那种病”与“不知为何”的对应关系。

当然,若仅仅如此说,有些喜欢宝姐姐的朋友必然不服,怎么能仅凭这一点诬陷我们的宝姐姐呢?

那好吧,让我们仅从她与周瑞家对话中,来捋一捋,薛宝钗究竟做了什么?

周瑞家的进入她的房间,便关切地询问她,这几天怎么没有见姑娘去那边?这个那边,就是宝玉也可以说是三春那边。面对这个问题,她是如何回答的?

因为我的“那种病”又犯了,那究竟是什么病呢?我们回看他们二人的整个对话,会发现,她根本没病。

完全是没病装病。她为什么如此做?对于这个答案,在《红楼梦》第八回,便说出了答案。

薛宝钗之所以几天忍着不出去,并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而是在酝酿一个阴谋。这个阴谋,就是让贾宝玉主动来梨香院看她,然后她与丫鬟莺儿二人,一唱一和,给宝玉灌输“金玉良缘”的思想。

朋友们细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贾宝玉是怎么知道宝钗生病的?正是通过周瑞家的,也许,有的朋友就会疑惑了,若没有周瑞家的,宝玉会知道吗?

当然会,因为宝玉本身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没有周瑞家的,也会有王瑞家的、张睿家的,只要宝钗稳住,宝玉迟早会上钩。

进一步说,薛宝钗让宝玉得知“金玉良缘”的目的是什么?不正是公开同林妹妹抢宝玉吗?并且她的手段,非常低俗,用的是女儿家的婚姻大事。

或许,这么一说,大家便能明白她的“那种病”指的是什么了吧?没错,指的正是薛姨妈一家,从进入贾府起,为了攀附贾府,获取对她们有利的利益,而恬不知耻,手段用尽的追求“金玉良缘”。

薛宝钗的“那种病”,薛宝钗的天生热毒,就是她不达到目的便永不满足的欲望。

如果说,在这之前,林黛玉与贾宝玉的不和,是她的无心之举;那么,从这一刻开始,她已经对林黛玉正是宣战了。

2、脂砚斋的第二条批语,说出了薛宝钗“热毒”的根源。

同样,我们还是先来看看脂砚斋的原文:

【凡心偶炽,是以孽火齐攻。“热毒”二字,画出富家夫妇,图一时,遗害于子女,而不可谨慎。】

其实这一段批语,我们联系原文,更容易理解,正如薛宝钗所说,她的热毒,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

也就是说,她之所以具有这一种自私自利、不择手段追求个人利益的欲望,是来源于父母从小的教育。

薛宝钗出生于具有百万之富的薛家,虽然家庭富裕,但因为出生于商人之家,所以他们一家有一个共同点:利益至上,人情淡薄!

这一种特殊性格的具体表现,就是她们的麻木不仁。

比如薛姨妈一家还未进京时,薛蟠为了抢英莲而犯下的人命官司。

试看贾府的子弟,虽然寻花问柳,不务正业,但同薛蟠所做的,纵使豪奴打死人的事,却从未有过。

贾宝玉,因为调戏金钏儿,导致她跳井而死,尚且被他的父亲贾政活活打死,而薛蟠打死人命,薛姨妈又做了什么呢?只怕同他儿子是一样的想法:

薛蟠见英莲生得不俗,立意买了,又遇冯家来夺人,因恃强喝令手下豪奴将冯渊打死。他便将家中事务嘱了族中人并几个老家人,他便同了母妹等竟自起身长行去了。人命官司一事,他却视为儿戏,自为花上几个臭钱,没有不了的。

其实薛蟠身上所具有的这种麻木不仁,在原文中,薛宝钗的身上同样具有。那就是面对金钏儿投井一事,她的表现。

薛宝钗从贾府的婆子口中,得知金钏儿投井而死的消息后,毫无反应,袭人这个丫鬟听到这个消息,尚且流了几滴眼泪。

并且,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她是直奔到王夫人的房间。为了什么呢?为的是安慰姨妈,讨她的欢心。目的非常明确,同样,她在安慰王夫人时,也体现出了她对金钏儿的麻木不仁。

宝钗笑道:“姨娘是慈善人,固然是这么想。据我看来,她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是她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玩,失了脚掉下去的。她在上头拘束惯了,这一出去,自然要到各处去玩玩逛逛,岂有这样大气性地理!纵然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

王夫人点头叹道:“这话虽然如此说,到底我于心不安。”

宝钗笑道:“姨娘也不念念于兹,十分过不去,不过多赏她几两银子发送她,也就尽了主仆之情了。”

对比她哥哥薛蟠纵使豪奴打死冯渊,没有几个臭钱摆不平的心里,此时宝钗对金钏儿的死,不同样是如此吗?

他们兄妹二人,为何会有这样的思想?自然是源于,他们父母从小对他们的教育。这也正如批语所说的,富家夫妇,图一时,而害子女一生。

3、秃头和尚所给的“海上方”,明确了消除薛宝钗热毒的唯一方法。

周瑞家的得知她的病后,便特意询问了她吃的是什么用,宝钗便说道:

周瑞家的因问道:“不知是个什么海上方儿?姑娘说了,我们也记着,说与人知道,倘遇见这样的病,也是行好的事。”

宝钗见问,乃笑道:“不用这方儿还好,若用起这方儿,真真把人琐碎死了。东西药料一概都有,现易得的,只难得‘可巧’二字。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花蕊十二两,冬天开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日晒干,和在末药一处,一齐研好。又要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

周瑞家的忙道:“嗳哟!这样说来,这就得一二年的工夫。倘或这日雨水竟不下雨水,又怎处呢?”宝钗笑道:“所以了,那里有这样可巧的雨,便没雨也只好再等罢了。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把这四样水调匀,和了药,再加蜂蜜十二钱,白糖十二钱,丸了龙眼大的丸子,盛在旧磁罐内,埋在花根底下。若发了病时,拿出来吃一丸,用十二分黄柏煎汤送下。”

相信朋友们看到这个药方的感觉,同小白最初看的一样,是一脸懵逼,不知所云。

其实,曹公在此用的是障眼法,在这整个“海上方”中,我们只要注意三点就好了。

(1)数字。

在这一副“海上方”中,出现过最多的数字,就是“十二”:十二两白牡丹花蕊、十二两白荷花花蕊、十二两白芙蓉花蕊、十二两白梅花蕊……露水十二钱、霜十二钱、小雪十二钱、蜂蜜十二钱、白糖十二钱,最后还有一个十二分焦柏。

在这里的十二有什么含义?

相信对于大多数朋友而言,第一个反应就是“十二钗”,也就是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之中,所见到的那些。

而这一种观点,显然是正确的,在“海上方”中出现的十二,正是对应十二钗,只是在此,所引用的意义不同。

在小白看来,这幅“海上方”,之所以特意指出十二钗,其用意是希望薛宝钗,能融入大观园这群天真无邪的姐妹们之中,逐渐改变她从原生家庭中所带来的麻木不仁,没有人情味,以及唯利是图。

(2)四季和二十四节气。

在这幅药方中,还出现了春夏秋冬四季,以及二十四节气中的一部分,比如小雪、霜降、雨水、白露。

而这些,都可以看成是天然之力,是大自然的力量,是人的七情六欲。在“海上方”这幅药方中,出现这些,其目的同“十二”这个数字一样,是希望薛宝钗能欣赏、领会四季变化,拥有正常人的喜怒哀乐,成为一个具有正常人所具有的正常情绪的人。

但显然,真实的薛宝钗,并没有喜怒哀乐,正如在贾宝玉的生日宴上,她所抽到的花名签一样:任是无情也动人!她不具有如林妹妹或者其他人的喜怒哀乐。

(3)白糖、蜂蜜。

在“海上方”中,还出现了白糖和蜂蜜。这一点我们很好理解,因为这些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甜的。

这或许,寄托了作者对薛宝钗的同情之心。

她出生于具有百万之富的家庭之中,原本衣食无忧、自由自在,但因为父亲的去世,哥哥的不上进而不得不担负起拯救这个家的责任。而由一个单纯、天真的小女孩,锐变成了一个唯利是图的满腹心计的人。

而在这个过程中,她必然承受了许多不甘和心酸。试想一下,她与林黛玉同样都看过《牡丹亭》、《西厢记》,但为何林妹妹能够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她却只能成为被人唾弃的第三者呢?

贾宝玉被打后,她从袭人哪里得知,琪官的事是她的哥哥薛蟠告的密,为此,她与母亲同薛蟠大吵了一架,情急之下的薛蟠,说出了宝钗的心病。

薛蟠见宝钗说的话句句有理,难以驳正,比母亲的话反难回答,因此便要设法拿话堵回她去,就无人敢拦自己的话了;也因正在气头上,未曾想话之轻重,便说道:“好妹妹,你不用和我闹,我早知道你的心了。从先妈和我说你有这金,要拣有玉的才可正配,你留了心儿,见宝玉有那劳什子,你自然如今行动护着他。”话未说了,把个宝钗气怔了,拉着薛姨妈哭道:“妈妈你听,哥哥说的是什么话?”

这也是在前八十回中,宝钗仅有的一次流泪。

而她之所以变成这样一个连女儿家的名节都不顾的唯利是图、冷漠无情的人,不正是为了这个家吗?

说在最后,许多朋友都说,薛宝钗在追求“金玉良缘”的路上,吃相太难看;但我们是否注意过,她的母亲薛姨妈,贾母仅仅询问薛宝琴的年庚八字,她便坐立不安,露出马脚,这又说明了什么呢?